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2

雪机构成功替雪毕业生夺取工作机会

(莎亚南30日讯)虽然去年就毕业于雪州大学拥有行政课程文凭的舒莱雅(Suraya Muhammad),但直至在参与“雪州大学生就业辅导课程”(Program Rangsangan Kerjaya Siswazah Selangor)前仍失业。

根据舒莱雅,她在短短3个月内完成短期裁缝课程,过后生活明显的获得改善。

“我学会了各种运用机器缝制的技巧,还有运用其他机器的技巧,使我能开始接小量的缝制衣服订单。”

舒莱雅是出席在莎亚南旅店(Hotel Qaultiy)举办的“雪州大学生就业辅导课程”毕业生聚会,接受访问时这样表示。

此外,至于完成修理电脑与资讯工艺短期课程的伊萨鲁丁(22),他认为其他的仍在失业中的毕业生,都必须参与这项课程,因为参与这项课程获益良多及提升自己的知识和手艺。

“除了学习之外,我也从中获得津贴,也在完成课程后替别人修理电脑赚取额外收入。”

与此同时,由雪州州务大臣丹斯里卡立(Khalid Ibrahim)在2011年9月推介的“雪州大学生就业辅导课程”深受欢迎,共获得578参与者,及其中329名参与者在完成短期课程后,获得工作甚至有些自己当起老板经营起生意来。

据了解,由雪州政府子公司雪州柏郎桑集团(Kumpulan Perangsang Selangor Berhad)去年共拨150万令吉,为提升毕业生技术水准及企业各领域知识,而准备了14项短期课程。

根据雪州柏郎桑集团主席易得力(Idris Raja Kamaruddin),这项课程的想法源自于雪州经济顾问拿督斯里安华(Anwar Ibrahim),目的是为失业的毕业生提供更好的方法增加知识、自我价值提升及建立信心,以便能增加在职场上的竞争力。抑或,让毕业生有能力自己创业。

“这项计划属于企业公司履行社会责任的其中一项计划,让州内的学生学习他们以后想要发展的领域里的技术和知识。”

卡立在宴会上表示,雪州政府诚意实行“雪州惠民政策”(MES)。此外,雪州政府也希望这是其中一项帮助减低毕业生失业率的努力。

“这个社会责任将成为一项长远投资,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能为雪州带来成果。”

此“雪州大学生就业辅导课程”毕业生聚会的出席者除了有短期课程的毕业生,也邀请了雪州大臣卡立,还有一群课程导师。

努鲁:法官判案没准则 需委员会裁决性侵未成年案

(莎亚南30日讯)我国法官对性侵未成年案,并没有一套清楚的指南,决定如何裁决犯案者。

吉隆坡班台谷区(Lembah Pantai)国会议员努鲁伊莎(Nurul Izzah)在接受《雪兰莪电视》访问时表示,必须成立委员会以便在裁决这些罪犯时,能够考虑更多因素,作出公平的裁决。

努鲁评论最近涉及性侵未成年少女案的保龄球国家队队员及电器技术工人获得的裁决都出乎意料之外。

“这表示我们的法官需要一个更清晰的指南,作为租下作用,让尝试犯案者不敢随意作出任何威胁到未成年女性的行为。”

根据努鲁,英国的司法制度里设有一个委员会,这个由国会议员、政治工作者、学术人员及法官们组成的委员会将裁决性侵未成年儿童的罪犯。

“我们应该采取这样的措施,以防止我们对任何危害马来西亚儿童的犯案者妥协。”

在这之前,法庭要求2万5000令吉的保释金,且当庭释放承认性侵未成年少女的保龄球国家队队员诺阿菲兹(Noor Afizal Azizan)的这项裁决,轰动全国上下。

此外,另一件令社会不能苟同的性侵未成年儿童案是,槟城一名22岁的电器技术工人在被判罪名成立后,允许以2万5000令吉保释。

 

安华:邀纳吉辩论却落荒而逃

(莎亚南30日讯)首相纳吉再度拒绝迎战。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Anwar Ibrahim)在上个星期5纳吉在国会下议会提呈2013年财政预算案后,重新邀请纳吉就预算案进行辩论。

安华是是在财政部长纳吉利用部分会议时间攻击民联后,重新提出挑战纳吉一同辩论有关预算案。

“我只是调侃纳吉为什么可以利用近一小时半的时间攻击我,倒不如我们和纳吉就预算案这个课题辩论?但,他(纳吉)只是笑笑,一边拿着公司包走了。”

“他(纳吉)身为全民领袖就必须勇敢接受挑战捍卫他的立场。所以,如果只懂得利用媒体炒新闻,然后却不能议论。这就是问题的存在了。”

安华是在出席2012年人民公正党领袖联谊会致词时表示,他身为国会反对党领袖就需全面分析及讨论纳吉提呈的2013年预算案。安华表示,他将在星期一在国会下议会辩论预算案,他希望届时首相能出席。

“我记得当我还是财政部长时,我不曾缺席国会反对党领袖辩论预算案的环节,虽然听完所有的辩论是让耳朵受罪的。当时的国会反对党领袖就是林吉祥。”

“要聆听对方的投诉或不同的意见的确不容易。但是,我想到他们也全程听完财政部宣布的所有内容,那么轮到我们聆听也是合理的事情。再说,这是尊重民主系统和国会议论精神。”

 

公正党臂膀组织誓来届大选改朝换代

(莎亚南29日讯)人民公正党三大臂膀组织誓言,将合力在第13届大选的“战场”改朝换代,为国家创造新的政治版块。

3名公正党臂膀组织代表对着1500名出席2012年人民公正党领袖联谊会的代表,宣示他们对来届大选的决心。

公正党青年团主席三苏(Shamsul Iskandar)表示,党的选举机制必须注重年轻选民,因为年轻选民是为过去的第12届大选带来改变的一群。

此外,公正党妇女组主席祖莱达(Zuraidah Kamarudin)表示,国阵巫统政府无法捍卫妇女权益,因为2013年国家预算案中政府只给予很少的拨款推动妇女权益活动。

祖莱达也指出,“民联大马女性议程”能帮助国内妇女提升至在国家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同一时间,公正党女少青年团主席西迪艾沙(Siti Aishah)表示,将更努力接近年轻女性,传达关于我国经济的课题。

此外,年轻一代不只是想确定国家未来的领袖,也更希望知道那个政党能为他们提供更有好的未来。

“如今的年轻人都拥有独立思考及自己一套的想法,别只认为年轻人是自己的竞争者,他们也将会成为未来国家的领袖。”

国阵将无法保住堡垒区沙巴、砂拉越及柔佛

(莎亚南29日讯)国阵在即将到来的第13届大选,被认为将无法保住沙巴、砂拉越及柔佛州堡垒区。

州联委会主席们在2012年人民公正党领袖联谊会中其中一场题为“瓦解国阵堡垒区”座谈会上有信心的这样指出。

沙巴联委会主席阿末淡林(Ahmad Tamrin)表示,如今最新的进展是,几位国阵领袖的退出,导致国阵的政治版图因而改变,及加强了人民对民联的信心。

“这显示国阵巫统即将在来届大选倒台。”

阿末淡林指出,沙巴州是在来届大选提供最多国会议席的州属。民联将至少囊获14个国会议席。

“我们(沙巴人)将证明沙巴人是有勇气作出改变,及更换执政党的。”

另一边厢,砂拉越州联委会主席巴鲁比安(Baru Bian)表示,在去年4月的选举后,砂拉越公正党就已开始备战第13届大选。

“我们有信心,至少会为民联带来6个城市的国会议席,7个郊外的国会议席。”

巴鲁比安指出,自从发生几项州内或全国的政治事件后,砂拉越人民已逐渐对民联有更多的好感。

另外,柔佛联委会主席蔡瑞明也表示,“烈火莫熄”的讯息已在柔佛州内传达开去甚至抵达草根阶层。

“如今我们要国阵巫统害怕公正党。我们要在国阵堡垒区中胜出!”

民联4执政州属经济超越国阵巫统掌政时代

(莎亚南29日讯)4民联执政州属政绩证明即使民联只执政短短4年,但却已远远超越50年来由国阵巫统执政州属的成就。

雪州州务大臣丹斯里卡立(Khalid Ibrahim)是在2012年人民公正党领袖联谊会上宣布民联执政州属雪兰莪州的政绩。接着,卡立也指出,2010年雪州国内生产总值达23%,惟2008年只有22.1%。

另一边厢,雪州自2008年至2012年的外资投资额,高达360亿令吉。

“至于国内投资额也高达140亿令吉,外资投资额共有219亿令吉。”

“直至2012年7月,共有70亿投资项目。”

此外,吉打2011年透过伐木项目赚取8000万令吉,国阵巫统掌政时代只有区区900万令吉。

“在2008年,提升至3500万令吉;2009年,提升至3800万令吉;2010年高达5300万令吉;而2011年则升至8000万令吉。”

“我们(吉打政府)决定今年奋力超越8000万令吉。”

吉打州行政议员阿米鲁丁(Amiruddin Hamzah)如此表示。

至于槟城最大的成就,就是宗教领域的发展。

根据槟州第二副首席部长拉玛沙米(P Ramasamy),这些发展包括2012年拨出的6400万令吉,超越2008年的1250万令吉。

“这项拨款的发展项目包括:坟墓、回教人民学校、回教堂等。”

同时,吉兰丹行政议员胡桑慕沙(Husam Musa)表示,吉兰丹成功减低赤贫率,2011年吉兰丹在国家赤贫指数里,成功减低0.2%。

根据胡桑慕沙,与2002年(17.8%)比较,2011年已经成功减低4.8%,续在沙巴、砂拉越、丁家楼与吉打后居第5位。

“虽然我们一路以来常常遭到边缘化,但是我们还是成功证明以我们的实力,可以推行各种政策。”

“我们依然等待104亿令吉的石油税。各种计划让人民从石油税中获益的议程已经在讨论中。”

“其中一项目标就是,以0赤贫数据迎接2015年的到来。”

民联誓11月3日备战选举大会集合百万人

(莎亚南29日讯)民联将于11月3日武吉加里尔(Bukit Jalil)举办备战第13届大选大会,目标是集合过百万人,尝试集合更多人的声音,传达讯息给首相与被标签为不透明的选委会(SPR)。

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Anwar Ibrahim)表示,伊斯兰党署理主席末沙布(Mohamad Sabu)将带领民联领袖举办这场盛会。同时,民联三党领导层也一致赞同把己党的人力物力都让出,以便成就此盛会。

“这场盛会的目标是要求公正与干净的选举制度,这也是重申净选盟的诉求,所以这一次的出席人数必定比上一次的净选盟集会多出几倍。”

“我们希望体育馆能挤满20至30万人,甚至几百万人延续至体育馆外。我们希望这次的人潮能给首相、选委会及全国上下一个很清晰的讯息,就是我们要干净与公正的选举制度!”

安华是在出席默拉瓦迪室内体育馆举办《与民联领袖共餐》晚宴上表示,筹委会这一次目标是集合百万人出席11月的备战大选大会。一同出席的有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旺阿兹莎(Wan Azizah)、民行党主席加巴星(Karpal Singh)、伊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Hadi Awang)及其他民联领袖。

此外,安华也表示,11月的大会也希望能集合不同种族的大众参与,如马来人、华人、印度人、达雅族、伊班族、卡达山族等等。

“选委会至今还未实行任何选举制度的改革,让人觉得他们没有透明化执行任务。但是,至少我们必须认真及认清他们(选委会)必须纠正这些错误。”

5万令吉拍卖华哥写给旺姐情信

(莎亚南29日讯)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Anwar Ibrahim)在监牢里写给妻子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旺阿兹莎(Wan Azizah)的情信在拍卖会上卖全场最高价5万令吉。

此安华在双溪毛糯监牢里写的这封情信由沙巴保佛区(Beaufort)国会议员拉金乌京(Lajim Ukin)成功以高价夺得。

在拍卖会活动进行前,旺阿兹莎在讲台上为,出席默拉瓦迪室内体育馆举办《与民联领袖共餐》晚宴的嘉宾参与者,一一读出这封情信的内容。

信函内容大概是除了安华提及在监狱中吃的食物遭下毒之外,也对妻子旺阿兹莎及家人表示关怀与疼爱。

此外,著名国内政治漫画家祖纳拍卖的“人民力量迈向布成”的画作也以高价3万2000令吉售出。在宴会当中,以2万3000令吉拍卖槟城首长林冠英在加央(Kajang)监狱时,曾用来书写的钢笔。

当晚拍卖的还有,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Hadi Awang)渔夫装的照片(1万7000令吉)、民主行动党主席加巴星(Karpal Singh)的照片(1万2000令吉)、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Nik Aziz)拐杖(1万2000令吉)、郭素沁的熊熊公仔(1万令吉)及法尔兹(Fadzil Noor)的纪念品(1万1000令吉)。

当晚共筹得18万2000令吉。此拍卖会宴会目的是为了第13届大选筹款,出席的有民联领袖及3000名嘉宾。

安华:国家预算案有太多政治把戏

(吉隆坡28日讯)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Anwar Ibrahim)表示,2013年国家财政预算案没有谈及国家经济议题,反而像是为第13届大选拉票。

安华表示,首相兼财政部长的拿督斯里纳吉没在这一次的预算案中提及,预算案的重点两大课题,就是国际与国内生产总值。

“纳吉都没碰这两项议题,更多的是过分的政治把戏。”

在2013年预算案演讲结束后,安华在国会下议会走廊召开的记者会表示,民联将会回答在预算案中提及的房屋课题。

纳吉的预算案中,共拨2516亿令吉给房屋发展计划。此外,纳吉宣传将控制国家财政赤字率在4%。

另外,民联在26日公布的替代预算案预计政府总开销2340亿令吉,及3.5%预计财政赤字。

也是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的安华批判,纳吉侮辱民联消除高教贷款(PTPTN)的提议,是空头支票。此贷款款项总额为300亿令吉。

“因为他(纳吉)要求高等教育基金的贷款者还钱,另一方面却没有提到朋党公司的数十亿令吉欠款。”

“所以,我们依旧捍卫我们的基础原则,那是纳吉没有顾及到加剧严重的财政赤字及国家经济的位置。”

专家:高品质、持久性及合理价是把水私营化的条件

(吉隆坡28日讯)来自英国的法律专家表示,将公共措施私营化如水供应,必须符合4项条件:容易获得、高品质、合理价格及持久性。

大卫(David Watkins)举个例子,1989年英国私营化水供应计划,当时的私营化计划的确提升了水供应服务的效率及提供有品质的水于消费者。

“企业公司必须扮演两种角色,以达到这4项要求。”

第一、身为水供应商,他们除了需注重有效的输送水供应,也需拥企业专业的表现,市场机制如价格、水供应贸易、津贴等等。

“第二、他们也必须拥有使用者的心态,考量使用水供应的更多用途,及主动与社区进行有效的沟通以提供高效率输送水源及高品质的水源。”

在香港著名律师事务所司力达(Slaughter and May)工作的大卫在吉隆坡双峰塔举办的马来西亚国际法律“企业公司在实现使用水源基本权利”座谈会上如此表示。

雪州政府正进行着接管雪州水供公司(Syabas)的水供应服务。

雪州政府的这项努力,是因为2004年发现由雪州水供公司提供的水供应服务,虽然漏水事件层出不穷,但水价依然持续高涨。

大卫在座谈会后,接受《雪兰莪电视》访问时表示,赞成消费者付的价格才是公共措施私营化过程中最为重要的考量。

“很多私营化企业公司都将管理费、保养费及各种费用列入考量,这样才能算出消费者能承担的成本价额。”

“就像英国的每一家企业,都处理所有的保养、供应及输送程序,提供一条龙服务,这样就能减低成本。”

“如果这些个别的程序都拆开来,给不同的公司负责,那么可以肯定比原来的成本高出几倍,消费者必须使用昂贵的水。”

根据大卫,让一家企业垄断水供应将导致水供应服务品质无法提升。

“反而,如果有几家企业互相良性竞争,可以确保时时都有更好的水供应服务提供给使用者。这种情形应该在私人界内发生。”